史慶璞 法學教授
聽聞某法律系畢業生(應為楊智傑副教授、書名千萬別來唸法律
著書告誡學弟妹不要再選讀法律系(應該是要求學弟妹對法律系不要只限於國考出路),
引起筆者對於國內現階段大學法律系教育的省思。
對於我的學生,我總會抽空詢問選讀理由。
答案不出 公平正義、落實法治追隨法學前輩足跡或達成父母親期望等高度道德的回答
使筆者猶如置身神學院,甚少有同學是從解決民生問題之角度反省投入法律之動機。
同學投入法學院多為某生,因為陳意過高,只有通過司律考試才是好。
 
筆者不禁要問,大學法律系教育之目的?僅僅是要產出律師和司法官?
大學法律系是為法律全人教育之責任,指導法律人積極關懷國家社會的法治建設,
並從不同層面樂觀參與每一個得以發展所長、發揮所學之相關法律事務,
而不是僅以躋身司法官、律師的一元化單一價值觀。
但很多大學的法律系卻以追逐此目標為主要訴求
 
從教育經濟的角度思考,
大學法律系教育是虛擲國家高等教育資源最典型的範例。
目前我國已有31所大學設有法律相關科系,
如以每校每年平均出爐100位法律學位畢業生計算,
則國家每年在法治建設上應可獲得約3100名司法生力軍;
如再以自22歲至45歲正值青壯期且可隨時投身法律工作的法律人計算,
則國家現在應已擁有約74000名司法精銳部隊後備於社會各地。
這些74000司法大軍如能充分就業,適才適所,
則不難想像我國法治建設早已傲視群倫,為世界各國所推崇。
但現實並非如此,
法律人的單一價值標準及超低的司法職務錄取率,
使得不計其數的法律人干願捨棄其他堂堂正正的司法工作,
只為通過司律特考,降低就讀法律的意境及調整對於法律工作的虛幻狂熱,
似乎才是將法律人拉回柴米油鹽醬醋茶的根本作法。
大學法律系不妨自經濟效益及投資報酬率的角度,
舉例而言、,司法官的月薪約從8萬元至26萬元不等,
但必須付出其個人及家庭精神上與生活上相當大的代價。
「心事誰人知」正是案牘勞形、
每日平均處理10餘件裁判案件的基層司法官最佳心情寫照。
相對而言,律師月入似乎較具變易性,從負值至千萬元不等。
由於我國尚屬非全面採行律師代理主義之國家,
接受當事人委託辦理法律事務之人員並非以具有律師執業證照者為限,
任何熟諳法律之人士亦得進入律師市場,與專業證照律師共享市場資源。
如此,對於歷經多年考場試煉的新科律師而言,無異雪上加霜。
每位律師似乎都有月入千萬的潛力,但這種好事可不是每個人都有份。
 
學法律系應儘早為新鮮人生涯規劃
除了司法官、律師以外,
法院書記官,約自4萬元起;
政府法制、政風人員,法官、檢察官助理及檢察事務官,約4、5萬元起;
法務部調查局調查員,約有同等級司法官的8折;
監所監獄官管理員,約有6萬元之譜;
國會助理,至少亦有3、4萬元左右。
這些工作,都是實現國家法治建設不可或缺的一環。
此外,亦可選擇投身私經濟部門的法務工作,薪資應不會太低。
司律特考工作神聖,只以薪資衡量,不免市儈,
但在不妨礙理想實現的前提下,
法律人早日為自己將來的生計盤算,
且提供正確且周延的生涯規劃藍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ary 的頭像
gary

台北市界&國考上榜

ga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